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农村修个仙

第320章 一个大大的惊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淮海市丰年县儒临镇。

    这是一座古老,美丽的小镇,地处五陵山脉末尾,和古河县接壤。

    儒临之名,意思就是‘大儒降临’,足以佐证这个小镇有点文化底蕴,当年也是儒生辈出的地方。

    然而,到了现代社会,因为地处山窝,交通不便,再加上人们的思想比较守旧,所以经济展是全县最差的。

    在丰年县,提到儒临镇,大家都会摇头叹气。那就是贫穷和落后的代名词。

    然而,儒临镇的人们,最近一年来的思想却生了极大的变化。

    因为隔壁古河县这一年来取得的辉煌成就,他们亲眼所见,亲身感受到了。

    以前古河县和丰年县,因为地处山区,在整个淮海地区的县市中,那是铁打的难兄难弟。

    每年的经济展评比,古河县常年倒数第一,丰年县就是倒数第二。

    而常年垫底的古河县,因为去年的飞展,在今年年底的评选中,一跃成为淮海地区各县市的龙头,而且强势杀进了全国县市‘百强榜’,成为经济强县。据说撤县建市的申请已经获得审批了,新年之后就要正式更名为‘古河市’。

    倒数第一的古河县成为第一,让原本比他们还强一点的丰年县,心态彻底失衡了。

    尤其是儒临镇,因为就在古河县边上,邻镇日新月异的变化,让他们寝食难安。

    本来都很穷的苦哈哈,眼睁睁看着邻居起高楼,买小车,吃得越来越好,穿得越来越靓,撒丫子绝尘而去,连车尾灯都看不到。这种折磨,谁顶得住?

    他们有心追赶,却无力回天。因为,古河县有‘大圣人’叶修。

    这个人有通天彻地的本事,只用了一年时间,就改变了古河县贫穷落后的面貌,一举把古河县送上了全国‘百强县’榜单。

    这样的‘大圣人’,百年也不出一个。

    他们丰年县到哪里去找?

    所以,也只能是干瞪眼,看着邻居吃肉喝汤,自己眼泪汪汪地啃咸菜。

    但是,临近年关,事情却出现了转机。

    大年二十八,一辆浅蓝色的宾利添越悄悄驶入儒临镇,停在儒临中学家属院门口,引起了全镇的轰动。

    据在城市工作的年轻人说,这辆车,上路要三百多万了。

    再穷的地方都有富人,儒临镇自然也不例外。但是,儒临镇的富人,开的最好的车,也不过就是价值七八十万的宝马x5,连过百万的豪车都没有。

    突然出现一辆三百多万的豪车,又恰逢大家过年闲着没事干,所以就造成了万人空巷的效果。

    一传十十传百的,这辆车周围聚集的人越来越多。

    大家很快就现,这辆车的主人,是‘儒临中学’语文老师曲明瑞的女儿,曲静的座驾。

    这就让更让人吃惊了。

    因为曲明瑞这个人,是个两袖清风,为人刚正不阿的老派教师,安于清贫,把全身心都扑在教书育人上,桃李满天下,却从来不屑为自己谋福利。

    说句人话,就是很穷。

    一月千把块的工资,在现在这个年代,仅仅只够一家人勉强温饱而已。为了贴补家用,他媳妇李秀娟,只能辞去供销社的工作,在镇上卖服装。

    一家人到如今还住在学校分配的家属院里,连自己的房子都没有。儿子曲健三十岁了,在省城工作,因为买不起房子,连个媳妇都没娶上。谈了几个女朋友,到最后都因为家境的问题,吹了。

    老曲这辈子最骄傲的事情,一是桃李满天下,二就是把一双儿女培养地很优秀,都上了一本大学。

    然而,这并没能改变他们家的经济状况。

    大学生毕业之后,薪资水平都是有据可查的。月入过万的那是极少数,4k到9k之间是常态。这点收入,仅能够在大城市维持温饱的,想致富,绝不可能。

    曲静虽然读的是申海市名校,但也就工作了三年半而已,哪怕申海的薪资水平高,月入一万五顶天了。怎么可能开得起三百多万的豪车?

    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钓到金龟婿了。

    毕竟曲静从小到大就是个美人胚子,长得漂亮,学历又高,找个有钱人天经地义。

    当然,也有一些不太好的声音传出来。

    比如说,曲静被有钱的老男人包养了。

    如果说是找了有钱的男朋友,为什么过年只有她一个人回来呢?不是应该带男朋友回来嘚瑟嘚瑟吗?

    肯定是因为给有妇之夫做了情人,被人包养了,钱的来路不正,所以才自己一个人灰溜溜地回来。

    在任何地方,都会有人以最大的恶意揣测别人。尤其是当一件事情的生过他们认知的时候。

    这种声音,相当有市场。大家传得有鼻子有眼,甚至有些长舌妇把曲静如何陪老头子睡觉的不堪场面都描绘地活灵活现,仿佛她们亲眼看过一样。

    曲家。

    一家四口坐在堂屋里。

    这房子还是那种老式的平房,连地板都没有,水泥地踩得油滑透亮,地面上裂了无数条纹路。

    家具还是李秀娟陪嫁时的嫁妆,表面的漆都脱落了,斑驳6离的。

    一切都很敝旧,但收拾地却很干净。

    曲明瑞两眼喷火,瞪着一身名牌,显得雍容华贵的女儿。

    曲静笑吟吟地看着父亲,两颊的梨涡深陷,好看至极。

    “外面那辆车是怎么回事?”曲明瑞很明显已经听到了邻居们的议论,那些不堪的声音,让他火冒三丈,“我告诉你曲静,咱们家是穷,但从来没缺你吃,也没缺你穿,还培养你读了大学。我们老曲家书香门第,祖上出过翰林,一向以诗书传家,你要是走了歪路,哪怕开着直升机回来,我也会把你赶出家门!”

    “女儿难得回来,你什么疯?”李秀娟愠怒道:“别听那帮老娘们嚼舌根,咱们家小静不是那种人。”

    曲健一边啃苹果,一边看着妹妹和父亲乐呵。

    “你笑个屁!”老曲恶狠狠地瞪了儿子一眼,“人家就差指着咱鼻子骂了,你还笑。”

    “哎呀,我实在是憋不住了,”曲健笑道:“别听外面那些无知村妇瞎说,什么给老头子做小三,全都是放屁!老爸,我问您,听说过‘小鹰无人机’吗?”

    “当然听说过,”曲明瑞怒道,“你以为老爸是个古董啊?我们教师也很关注国家的科技展的。现在最火的不就是‘光能电池’‘小鹰无人机’和‘海水动力’的汽车吗?”

    “哟,可以啊我爹,那您知道‘小鹰无人机’的ceo是谁?”曲健唇边的笑意愈深了。

    “这个……我只知道‘小鹰无人机’是‘北冥集团’旗下的品牌。小静应该知道吧?她不就在这家公司上班嘛。”曲明瑞挠了挠头。

    “告诉您吧,咱们家小静,就是‘小鹰无人机’的ceo,占有这家公司5%的股份。有人给小鹰无人机做过估值,绝对过百亿美金了。也就是说,咱家小静现在的身家,妥妥过5亿美金,高达三十亿人民币!今年年底的分红,就拿到了三千多万!开辆三百万的车,不是毛毛雨吗?”曲健眉飞色舞地说道。

    “啊?”曲明瑞好像听天书一样,顿时有点懵。

    儿子说的每个字都是中文没错,但组合在一起,他咋听不大明白呢?

    小鹰无人机的ceo?身家三十多亿?年底分红就三千多万?这说的是自家女儿?

    如果记忆没错,她参加工作也就三年半,月薪只有9k多点吧?

    这是怎么回事?

    他看了老婆一眼,见李秀娟也是笑意盈盈的,一副知道内情的样子。合着,就他这个一家之主不知道啊?

    “爸爸,我是您的女儿,所以这一生绝不会走邪路,”曲静微笑道:“之所以瞒着您,也是想在年底给您个惊喜。没有别的意思。”

    “这么说,你哥说的是真的?”曲明瑞瞪大了眼睛。

    曲静点了点头。

    “这不是惊喜,简直是惊吓啊,”曲明瑞擦了擦额头的汗,缓缓道:“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于是曲静便将这半年来的经历,和盘托出。包括和叶修之间的关系,也据实以报。

    “你说的叶修,就是古河县人人称颂的那个‘大圣人’?”曲明瑞眼睛一亮。

    曲静甜笑着,微微颔。

    这下曲明瑞就不淡定了。

    原来女儿和古河县的大能人叶修高中时期坐过同桌,而且还有那么深的渊源啊。当初之所以把女儿送到邻县去读书,本是冲着‘古河一中’的教学质量去的,毕竟‘丰年一中’比起‘古河一中’要差不少。没想到,反而成就了一段伟大的友谊。不消说,叶修收购‘小鹰无人机’,还给了女儿五个点的股份,就是为了报少年时代的‘笔记’之恩啊。

    没有女儿偷偷赠送的‘笔记’,他恐怕很难考上那么好的大学。

    这的确是一份恩情,但人家的回馈,也远自己所获得的收益了。

    当然,人与人之间的情分,不能这么计算。

    “你和叶修,不是男女朋友?”

    “不是。我们是一辈子的挚友。爸,不是所有男女之间的关系,都必须要走入婚姻的。”

    “那么……”曲明瑞艰难地咽了口唾液,缓缓道:“叶修他……有没有向你提过一些……比如说……就是那种非分的要求?”

    “没有!从来没有!”曲静斩钉截铁地摇了摇头,“我和叶修之间,是非常纯粹的友谊。他有未婚妻的,而且还生了孩子。人家感情很好。”

    曲静毕竟在‘北冥集团’工作,叶修那些风流韵事,她自然是知道的。

    她知道叶修身边有很多女人,甚至公司里还有个姓尹的小情人。但是叶修从来没有向她表示过什么,甚至连暗示都没有。

    曲静对叶修,从少年时代就有了好感。否则也不会暗中赠送他‘学霸笔记’。那时,她也能从叶修的眼神中,感受到他的爱慕。

    他们之间的暧昧,虽未曾真个,但足够动人。

    然而,叶修现在今非昔比,不再是当初那个为了保护她,就敢和王伟两个人硬刚校外七八个混子的热血少年。

    他高高在上,如在云端,曲静再也触摸不到了。

    她伤心吗?是的。

    她恨叶修吗?并没有。

    因为叶修并没有做错,他从来没向她许诺过什么,两个人也从来就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

    她对他有恩,但叶修的报答,远她付出的千万倍。

    现在是她欠叶修的大恩,而不是叶修欠她的。

    有时候曲静在想,既然连公司里姓尹的那个小姑娘都可以,为什么她不可以?

    但凡叶修有一点暗示,她也许早就从了。

    并不是因为叶修现在强大了,她才趋炎附势,而是早在少年时代,她一缕芳心,就已经系在他身上了。

    只可惜,叶修对她尊重有余,亲近不足。

    两个人也只剩下高中时代的同窗之谊,以及工作上的伙伴关系了。

    曲明瑞点了点头,叹息道:“懂得知恩图报,而且反哺家乡,为国为民,是个顶天立地的奇男子!不能做我曲明瑞的女婿,可惜了。”

    “那小子高中时期还为小静打过架呢,当时我就知道他是条汉子!没想到现在这么炸!”曲健啃完苹果,一个标准的投篮姿势,将苹果核扔进垃圾桶。

    “这孩子……”李秀娟白了他一眼。

    “你们三口人都知道,合着就瞒着我一个人啊,”曲明瑞苦着脸,“顿时有种被排挤的感觉。”

    “就你那个性子,如果告诉你这些,你还能安心教书吗?”李秀娟说道。

    “那怎么啦,我只是安贫乐道,但并不仇富,只要是凭自己本事挣的钱,我老曲都服气!”曲明瑞兴致很高,“小静,老爸给你提一个要求,你看可不可以。咱们家有钱了,能不能也学学叶修,反哺一下家乡啊?当初邓公也说了,先富要带动后富嘛。”

    “爸,这还用你说吗?”曲静笑道:“我回家之前,就和叶修商议好了,要利用自己的力量,改变儒临镇,改变丰年县贫穷落后的面貌,把家乡建设成古河县那样的经济强县。我已经和丰年县的领导接触过了,准备在家乡投资,建设‘小鹰无人机’的生产线,还有其他一些项目,也在洽谈中。我估计啊,县里的领导很快就要到了。”

    话音未落,门外就传来一阵嘈杂声。

    曲家人出去一看,十几辆车并排停在家属院中,县府主要领导刚刚下车。

    围观的群众们看到父母官亲临,顿时有点懵。

    怎么回事?县里主要领导一齐出动,亲自上门,这可很罕见啊。

    见曲明瑞一家四口出来,丰年县领导班子的班长和副班长,一起走了过去,握住了曲明瑞的手,摇晃了几下,热情地问候道:“曲老师……这马上要过年了,给您拜个早年啊。”

    曲明瑞左手握着一号,右手握着二号,觉得脚底软,一时有点飘。

    我是谁?我在哪?生什么了?

    儒临镇的老百姓更是震惊地不要不要的。

    曲老师是个好人,是个好老师,这是大家公认的。

    但他因为脾气太刚,不受领导待见,这也是公认的。

    连教导主任都没来过他家,更别说校长了。

    然而……现在,丰年县的一号和二号父母官,却亲自来给他拜早年。这意味着什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