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370三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甘夫人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什么!太子和项家七小姐定亲了?”

    “回夫人,已经正式下聘。”

    莫不是疯了!这两个人——甘夫人抓紧手里的帕子,怎么会?

    又努力想自己有没有说过项七小姐的坏话,会不会被人抓了把柄说出去。

    毕竟项七不是以温柔大方著称,太子也不是心胸宽广的人。

    此时,自认家世好,向七小姐提过亲的人家,忍不住为自己找补,养眼她们是认同七小姐,要不然也不会为了儿子求娶。

    想想七小姐自嘲必报的性格、和太子杀伐果决的阴森,总觉得如果七小姐给她们穿个小鞋儿,明天诛九族的圣旨就能落在她们头上。

    所有人脑海中不停搜索着自家被拒后,有没有跟人说过过激的话,有没有跟什么乱七八糟的人抱怨过,对方有没有可能以此为契机胡言乱语。

    以上这些人家还是好的,最担心的是,那些明知道自家孩子混账,还觉得那样的名声的七小姐配自己的儿子刚刚好的人,现在恨不得将自己埋起来,发誓从来没有派媒人上过门。

    谁知道太子会不会觉得他们家儿子侮辱了自己未过门的太子妃,不分青红皂白先把他们杀了出气

    历代太子如果要脸,为了彰显大度不敢明目张胆对侮辱自己妻子的人此作出反应的话,现在的太子可没有任何顾虑。这就是一个将死之人的随意发疯。谁死在他刀下,谁倒霉!

    更不要提七小姐也不是宽容大量的人,她要是记在心里了,不报复她们才奇怪。

    这到底是什么孽缘!太子怎么看中项七了!还有没有天理!太子都不听听梁都的传言吗!不知道项家七小姐不贤良淑德也不知书达理吗!

    一时间所有参与过、说项七坏话的人都有些人心惶惶。

    因为不管太子能活多久,至少太子现在还活着,只要太子现在还活着,就有可能先杀了她们,让她们先死。

    最糟糕的是,万一项七不愿意嫁,她又不敢对太子说,心里的这团火不发泄在她们身上才怪!

    怎么办。

    梁都的街道上,曾经那些聚在一起,羽扇纶巾,丝丝密密说项七坏话的人,突然之间不来往了。

    唯几跑的慢,碰到这匪夷所思事件的子弟,聚在一起,拼命的说项七小姐好话,仿佛怎么说都说不够,还要抛开解析,细细分析,所有的不好都成了真性情、勇敢无畏、不畏强权、独树一格、美丽漂亮、聪慧大方的标尺!

    市井茶楼中、雅间包厢里,会私下里谈其相机小姐美貌的声音,突然像被锁住了喉咙的公鸡没了声音。

    太子以一己之力,让过往的谣言,现在的种种,瞬间形成一个中空地带,顷刻间席卷一切,仿佛什么从来没有发生过。

    ……

    储教所内,一群七八品的小官员和不计官品的小吏,对待项承的态度开始微妙。

    没人提他父凭女贵,也没人敢上前多问,套近乎的更是少之少爷,可又让看到他的人隐隐躁动,想做些什么。

    气氛微妙又粘缠,所有人看向他的目光,疏离中带着敬畏,敬畏带着讨好,讨好中更多的是害怕,逼近伺候不好太子,是必须死人的,可伺候好了,就能一飞冲天!

    “项大人,你是在找这本书吗?”

    项承看了一眼:“麻烦你了。”

    “项大人客气,都是属下应该做的。”太子除了杀人放火,还有一个神奇的能力,让人一飞冲天,户部曾经的七品小吏就曾被太子一举提拔成现在正四品掌院。

    何等风光荣耀。

    如果说没人想复制明督检得成功那是不可能的,只是提着脑袋讨好,总让人惴惴不安。

    ……

    项国公看着堆满院子里的箱子,气的直拍着桌子:“我不同意,我说了我不同意!谁也别想强硬的把这件事定下!”

    项家五兄弟沉默着,没人说话。

    “这件事,你们谁跟我说过,谁跟我通过气!太子又跟你们谁商量过他与项七的婚事!你们竟然一个反对的人都没有!还有什么骨气!”

    项章等人依旧沉默着

    “他们什么时候勾勾缠缠那么熟悉的!老五现在你总有个说法吧——我是不是说过让你看紧她,为什么她和太子还有联系!”项国公昨天被惊狠了,忘了心慈说过什么,但心慈生活在项五眼皮子底下,他也看不见吗!

    一个深闺千金,一个当朝太子,这俩人不该戏曲过后再无谈资!为什么现在聘礼都送门口儿了:“退回去!”

    “……”

    “……”

    “项五你听不见是不是!”

    项承当然听见了:“退回去后呢?太子是能死了这条心还是继续派人过来下聘,激怒了太子,后果是什么。。”如果皇家顾念一分项家,交换条件是什么,心慈的生死吗。

    与其闹到鱼死网破,不得不嫁女儿的地步。不如现在什么都不说。而且大哥。和柿子。说过的话他还记得。他们会最大限度地。保存心慈。

    他就是心存疑虑,不想相信。可如今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他更不敢赌,如果自己不同意。太子会不会把这份怨恨发泄在心慈身上。

    “靠,你们都翅膀硬了,是不是,滚!”

    项承等人从厨房出来。

    他看着几位哥哥离开站在门口等了一会儿。父亲除了嚷得凶很。也并没有做有实质性的事情。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