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旧金山往事

第408章 两德(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波恩这座城市,陈林芝以前连听都没听过。

    来欧洲的次数多了,会发现各座城市虽然比美国那边精致,实际上也大同小异,以至于他丝毫没有出门游玩的心思。

    这可把钱玥憋坏了,换着花样想要让陈林芝带自己一起出门。

    来到西德首都波恩的第二天,当地时间的早上九点半,陈林芝正在酒店套房客厅里抽雪茄,等待从波恩大学请来的专家登门谈正事。

    钱玥咳嗽几声,被雪茄的独特气味呛到,她告诉说:“抽烟伤身体,你就不担心把自己的肺抽坏?”

    “做人嘛,要学会珍惜每一个不良嗜好,它们也许就是让我们热爱生活的主要原因。抽雪茄的烟雾只在嘴里含着,比香烟稍微好点,我一个星期才抽两三次,问题不大。”

    陈林芝今年以来,只在旧金山太平洋高地的家里住了一个月左右,待在洛杉矶的时间都比待在旧金山长,他的私人飞机一直没闲着,生活比较碎片化。

    例如这次大老远从伦敦赶来波恩,仅仅只是因为听说东西德可能合并,打算提前实地考察了解情况。

    普通的生意对他已经逐渐丧失了吸引力,对这些捞快钱的契机却很着迷。

    早在1985年他就期盼着苏联解体、签订《广场协议》、曰本房地产泡沫崩塌等等,好不容易看见苏联分崩瓦解的征兆,实际接触到“东西德合并”这件以前只在历史书里记载的大事,刚巧又在欧洲,脑袋一热就亲自跑了过来。

    别人口中捕风捉影,暂时还没影子的合并,在陈林芝看来属于迟早会发生的事,有必要提前未雨绸缪。

    请别人专程赶来充当顾问,代价是区区两千马克。

    陈林芝的秘书下楼迎接,当名叫奥利弗·勒夫的教授赶来后,在酒店门口就先拿到这笔咨询费,事先通过电话商谈过价码,这位来自于波恩大学的老教授点完钱,直接塞进口袋里,表情看起来美滋滋的,这种赚外快的机会可不多。

    等他们来到陈林芝入住的酒店套房,翻译帮忙沟通完,坐在客厅里聊起正事。

    陈林芝用英语询问说:“昨天我在派对上听见一条消息,听说你们正在推动跟东德的合并?身为商人,直觉告诉我里面可能存在商机,于是专门请人把你找过来,想让你替我解答一些疑问。”

    翻译说完。

    奥利弗教授点着头,用德语回答道:“没错,我们和东德本来就是一个整体,为了统一已经付出很多心血,从上到下都在推动着这个进程,很有可能变成现实。”

    “但你们并不是简单的被一堵墙分割,这么多年过去,无论是经济、制度还是文化上,都在朝着不同的方向发展,假如真的合并,应该会面临许多麻烦吧?”

    翻译再次帮陈林芝翻译成德语,奥利弗教授听完语气肯定:“麻烦会有,然而那些只是小事,我们愿意付出代价去克服它。”

    陈林芝紧接着追问道:

    “这么大的事,总不可能临时仓促制定合并计划,西德内部包括你在内的一批学者,应该已经商量过可行性了?我想知道的是两边合并后,东德的官方资产会怎么解决,还有就是两边汇率不同,难道要直接将东德的货币兑换成你们的货币?”

    奥利弗教授听完这个问题,结合陈林芝的商人身份,已经明白他的目的是什么。

    作为一个为了推动合并,多年以来坚持在公开场合发声的社会学教授,奥利弗教授心怀满腔热血,他其实挺反感陈林芝这种投机者。

    不过咨询费已经进了口袋里,再加上有些问题本就经常被公开讨论,并不算什么秘密。

    因此,奥利弗教授还是选择解释说:

    “等到两边合并,那些资产仍然还是会由统一后的官方部门进行管理,为了让东德的居民主动朝我们靠拢,我们也确实放出消息说到时候可以按照1:1的汇率兑换西德马克,不过全部兑也不现实,到时候很可能会另外商议一个让双方都满意的政策。

    除此之外,我们最近还在研究加收一项特别的税种,专门用来到时扶持东德,投资基础建设、教育、医疗之类,在推动合并的问题上,西德诚意十足。”

    有懂行的顾问帮忙果然不一样,陈林芝听完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现在信息交流沟通不畅,将来用手机查查就能知道的消息,如今还需要花费心思四处打探。

    等到合并之后,一个德国内部不会有两种货币,用东德货币兑换西德马克,从当前的汇率来看简直是在给东德居民发放福利,花钱收买人心。

    西德目前经济强盛,外贸产业发达,货币马克比较值钱。

    这时候,陈林芝再次追问说:“那些东德目前的国有资产,名义上应该是归所有东德人吧,总不可能直接就收缴给合并后的德国官方,未免有占东德便宜的嫌疑,这部分你们打算怎么处理?”

    奥利弗教授犹豫片刻,随即来句:“不会存在谁占谁便宜的说法,即使吃亏也是我们西德吃亏,准备从企业收税、从个人收税,长期专门补贴给东德,至于那些东德官方的资产,很有可能会像成立公司那样,让所有东德人占据股份,也可以对外出售换成现金,以现金的方式补偿给他们。”

    若有所思,陈林芝正消化分析这番说法。

    在他看来,这里面的麻烦非常大,极有可能一碗水没端平,因此闹出矛盾。

    即使是企业之间的整合都容易出问题,何况是两个主权国家之间的合并,就拿从西德企业和个人身上抽税补贴东德来说,意味着企业利润减少、个人收入下滑,必然会因此出现抵触情绪。

    这不是他关心的重点,他关心的重点在于东德那些国有资产,以及货币合并过程中可能存在的商机。

    不用多想,陈林芝也能猜到以东德的工作效率、老旧的机器、过时的技术,到时候很难跟西德的企业直接竞争,没有了来自于东德官方的保护,那些国企多半会被干趴下。

    这就又让他想到了西德现在的股市,觉得很有可能会因为两边合并导致股市大涨,并且让西德这边财大气粗的财团们,趁机抓住一轮吞并东德资产的机会。

    自然而然的,陈林芝进而产生了加大对西德股市投资力度的念头,在自己寻找机会的同时,搭上德国资本家们的顺风车。

    站在人性贪婪的角度,他可不相信面对东德那么大一块肥肉,西德的财团真能无私奉献、忍住不张口……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