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近身狂婿

第一千五百九十五章 兄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楚云离开李家的时候,心情颇有些沮丧。

    父亲楚殇的介意,就仿佛是一座大山,死死地压在他的头顶。

    没到让人窒息的地步。

    却仿佛一把刀,始终悬在他的头顶。

    他走出李家。

    外面阳光明媚。

    楚云的内心,却格外的暗沉。

    李北牧了解这一切。

    了解关于楚云的一切。

    也了解父母之间的敌对与冲突。

    他甚至一点儿也不介意薛老将自己选中为继承人。

    他唯一在意的,只是还没现身的楚殇而已。

    吐出口浊气。

    楚云的烟瘾又有点要犯的意思。

    他又长长地吐出两口气息。

    这才迈步朝陈生停车的方向走去。

    可人在途中。

    他偶遇了一个人。

    一个年轻人。

    一个看起来二十五六岁。身穿运动便装的年轻男人。

    他的身上,背了一个运动品牌的行李包。

    米白色的。

    在阳光的衬托下,使得他整个人都显得格外的阳光。

    充满了朝气。

    他的眼神,看起来也十分的清澈。

    但楚云在瞧见这个年轻人的时候,却莫名有些亲切感。

    他在东张西望,似乎对这红墙内的格局,他并不了解。

    甚至无比的陌生。

    直至,他的眼神落在了楚云的身上。

    他便仿佛找到了方向和道路。

    大步朝楚云走了过来。

    楚云也有些意外。

    不知道这个年轻人是哪家豪门的公子哥。如此的洋溢着朝气。而且身上,明显有一股风尘仆仆的味道。

    一看就是刚刚经历了一场漫长地旅行。

    楚云直至年轻人走到面前。方才面露微笑道:“你认识我?”

    “初次见面。”年轻人伸出一只手。手指很长,但指骨充满力量。光看外表,就知道是武道强者。“你好。我叫楚河。”

    楚河?

    楚云大脑回忆了一下,不认识,应该也没见过。

    但二人同姓。

    楚云找了个话题,微笑道:“原来是本家人。”

    年轻人闻言,却是颇有些意外地问道:“你知道我的存在?”

    “嗯?”楚云皱眉,匪夷所思地看了年轻人一眼。

    然后,他的内心泛起一股异常不详的预感。

    “我第一次见到你。也从没有听说过你。”楚云摇摇头。

    “那你为什么知道我们是本家人?”楚河问道。

    “这只是一句客套。”楚云微微眯起眸子。

    “这是事实。不是客套。”楚河说道。“你是我大哥。亲大哥。”

    楚云的脑子轰隆一声,彻底懵了。

    亲大哥?

    老妈也没跟自己提过,自己还有一个弟弟啊!?

    为什么自己忽然就多了一个亲弟弟?

    楚云的眼中,闪过一道警惕之色:“年轻人,有些玩笑是不能开的。”

    “我不是开玩笑。”楚河平静地说道。“我和你是同一个父亲。我们血液里流淌的,都是父亲的鲜血。”

    楚云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

    老爸在外面又养了一个儿子?

    而且,楚河在如此敏感的时期来到红墙。为什么?

    楚云的大脑飞速旋转。

    一时间完全无法带入到大哥的角色上来。

    “你真是我弟弟?我父亲的儿子?”楚云的眼神逐渐变得锋利起来。

    “是的。”楚河点头说道。

    “你来红墙干什么?”楚云说罢,又补充了一句。“回国干什么来的?”

    “父亲让我回来,我就回来了。”楚河平静地说道。“父亲说,他在红墙有一处住所,让我先在这儿安顿下来。”

    “你还要住在红墙内?”楚云的心微微一沉。

    “是啊。”楚河点头说道。“这里不可以住人吗?”

    “可以住人。”楚云说道。“但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住。”

    “父亲说我可以住在这儿。”楚河说道。“那就没有人可以不让我住在这儿。”

    “看来你对父亲的话,言听计从。没有丝毫的质疑。”楚云说道。

    “他是我的父亲。”楚河反问道。“我为什么要质疑?”

    楚云被问住了。

    是啊。

    对于自己父亲的话,为什么要质疑?

    又有什么质疑的理由呢?

    那毕竟——是自己的父亲!

    在父子关系这块。楚河比楚云是幸运的。

    至少他没有缺失这一块。

    不像楚云,至今都没有见过父亲。

    而且还遭到了父亲的反对。

    “我准备收拾一下父亲留给我的屋子。”楚河说道。“大哥,你要陪我去看看吗?”

    “可以。”楚云没有拒绝。

    他想知道父亲留给楚河的房子是怎么样的。

    他更加想知道,自己的弟弟,是个怎么样的人。

    父亲亲手培养的人,自然不会差。

    但从目前的局势来看,楚河普通极了。

    不论是在性格上,还是为人处事上,都非常的普通。

    没有丝毫出彩的地方。

    如果一定要找一个让楚云觉得有点特色的,那就是过于听从父亲的决定。

    在这方面,楚云的叛逆心是很重的。

    不论是面对父亲还是母亲,都是如此。

    在楚云的陪同乃至于领路下。

    楚河找到了自己的暂时落脚点。

    是一处相对偏僻的房子。

    占地面积,也不会比薛老的大太多。

    而且从外表来看,应该是有些年头没人来维护了。

    看起来颇有些残旧。

    楚河没有丝毫异样。他背着包,就走了进去。

    屋子里很乱,也很脏。

    楚河放下背包,挽起袖子,便开始动手收拾。

    楚云见状,也觉得自己袖手旁观似乎不太好。

    搭把手,帮着楚河收拾起来。

    将近三小时的忙活后。

    屋子总算干净了不少。

    也勉强能够住人了。

    “你就打算住在这儿?”楚云问道。

    “是啊。”楚河点头。“这是父亲的意思。而且这是我第一次来华夏。我也没有别的地方可去。”

    “你来华夏做什么?”楚云毫无征兆地问道。

    “父亲没有告诉我。”楚河说道。“但父亲说了,我很快就会知道我来华夏干什么。”

    楚云愣了愣。沉默了片刻说道:“父亲有提过我吗?”

    “提了。”楚河点头。“父亲说,你是我大哥。亲大哥。”

    “仅此而已?”楚云皱眉。

    “仅此而已。”楚河点头。一脸从容地说道。看不出丝毫的神色变化。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